我觉得李笑来 OK,我觉得不行
深度观点

我觉得李笑来 OK,我觉得不行

中国散户真的很严格。

2017-08-12 13:29:49


01

杨曜睿说他从小到大就没怎么学习过,但小学和初中毕业考试都是全校第一。高考时,终于失去了幸运女神的眷顾,没发挥好,去了北京的一所普通 211。

大学时候他依然是系里挂科最多的,但比窝在宿舍打刀塔的电竞少年们高明的是,那个时候他已经认识了王兴。他大一就开始创业,后来加入了校内网的团队。融不到资的校内被王兴卖掉后,杨曜睿开始混迹在北京各大互联网公司。

后来比特币最火的时候,中国币圈出了“四大天王”,杨曜睿就是其中一个。

2013 年 4 月,杨曜睿正在海南经营自己的“殊途同归冲浪俱乐部”。他躺在三亚的沙滩上,满脑子都是那个刚听来的叫比特币的新鲜玩意。这一年的头三个月,比特币的市值翻了一倍,达到了 10 亿美元。当了几年文青、胡子已经拖到胸口的杨曜睿,终于又想起了自己跟王兴混的日子。

他从蜈支洲岛回到了华清嘉园,当年校内网诞生的地方。如今这里变化不大,只是房租翻了几番。他马上组建起自己的矿机团队,前前后后只用了一个月。

ASICME 几十人的团队,有七年经验的软硬件工程师、八年跨国工作经验的海外市场总监,还有经济学博士生和基金经理。他们对外只做一件事,卖矿机。但他们甚至无法自己设计芯片,而要找一个代号“南瓜张”的人去买。

“南瓜张”本名张楠赓,北航博士,也是“四大天王”之一。2013 年以前,比特币挖掘者们只需要使用显卡就可以源源不断地获得比特币。那时他就设计出了专门挖掘比特币的 FPGA 矿机,卖给老外,一年能赚十几万。南瓜张是个动漫宅,他给这矿机起名“伊卡洛斯”,广告图上是动画片《天降之物》里的同名女主角。

2012 年美国堪萨斯蝴蝶实验室设计出了 ASIC 矿机,效率比之前提升数十倍,很快就收到了五百万美元的订单。但蝴蝶实验室做出了矿机却迟迟不发货,而是自己先挖了起来,一时恶评如潮。

南瓜张嗅到了商机,设计出了新一代矿机“阿瓦隆”。他后来说这是为了维护世界和平,因为当某一方控制超过 50% 的算力时,就掌控了整个比特币世界,这也将是比特币的末日,他必须站出来阻止。

但是第一批三百台矿机还是卖给了美国人。当时的“南瓜张”已经是一个分工明确的团队,其美国市场由美籍华人郭逸夫经营,后来郭逸夫还从六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亿万富翁那里,为阿瓦隆融了两亿美元,用来设计下一代矿机。

阿瓦隆矿机吹响了算力战争的冲锋号。2012 年一整年,比特币全网算力翻了一倍。而 2013 年 1 月阿瓦隆开始发货后,几天时间里全网算力就再次翻倍。

杨曜睿入场的时候已经是五月份,全网算力已经不知道又翻了多少倍。但他顶着“人人网创始人之一”的光环,宣传自己的矿机组装方便,不费电,90 天内发货,1 – 2 个月回本。那时谁也不知道比特币还能涨多久,对于矿工们来说时间就是金钱,杨曜睿的承诺颇具吸引力。

最后推了他一把的是李笑来,”四大天王”之首,号称中国持有比特币最多的人。杨曜睿六月份在接受腾讯科技采访时,说自己被李笑来投了,于是上千万的矿机订单就源源不断地来了。六月底,李笑来还和杨曜睿一起参加了品玩比特币沙龙的圆桌讨论,许多人觉得这是李笑来默认了投资杨曜睿的事实。

等到李笑来澄清自己并没给杨曜睿投钱,已经是九月份的事了。当时南瓜张发不出货,一拖就是四个月,杨曜睿的承诺也全部泡了汤。因为杨曜睿不常抛头露面,愤怒的买家们跑到李笑来微博下面骂街。李笑来于是和 ASICME 撇清关系:

“请杨先生慎重处理当前的各种非议。大家都在图利,但最好名正言顺。在此声明:我并未投资 Asicme……杨先生并不是坏人,只是不知深浅。”

杨曜睿也撤下了淘宝店里所有提到李笑来的宣传语,最后干脆把矿机也下架了,只留下了海南特产大螃蟹,逃离了币圈。

杨曜睿算是幸运的,如今他还能在知乎上回答冲浪和创业的问题,在豆瓣上写写日记回忆学生时代,没人会把他与比特币天王的头衔联系起来。那年“四大天王”里最后一位的烤猫蒋信予,也是卖矿机和算力的老手。烤猫矿机的股票涨到过 5 个比特币,市值超过 1 亿美元,后来又跌到一文不值。

蒋信予本人在 2015 年春节前夕突然失联,从此音讯全无,留下了几万张卖不出去的矿机芯片。有人说是烤猫矿场上的矿机被人偷了,他去打探情况,结果被人绑架了;有人说他只是找个借口跑路,现在已经在新西兰了。

李笑来当初很看好烤猫这个中科大少年班的学生,他在演讲里这样夸过烤猫:“烤猫的股票是目前比特币世界里最值得投资的唯一股票,道理特别特别简单,其它一切芯片生产商和管理者都没有烤猫的脑瓜儿,人家有详细的精算模型,这是数学的问题。”

再加上他的那句“烤猫股票 7 个币以下随便买”,接盘烤猫股票的投机者前赴后继。但币圈普遍传言,李笑来自己在高位把烤猫的股票都抛了。

2013 年过去了,四大天王只剩下一个李笑来。

微信图片_20170812095450

02

李笑来有个发小叫罗永浩。

当时罗永浩在延吉六中,成绩不好,留级了一年,刚好等来了转校生李笑来。两人年轻的经历其实不太一样,罗永浩脾气倔,高中便辍学,自己在外打拼;李笑来的人生相对顺风顺水,后来考上了长春大学会计专业。

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野心比较大。罗永浩辍学之后,他俩有一次坐在延吉的马路牙子上晒太阳的日子。罗永浩突然骂了一句,他妈的,

“咱们这辈子总得干票大的”。

1994 年,李笑来念大三,看到长春火车站旁边有个批发市场在招商,便跑去谈合作。他回到延吉老家,与当时已经在闯荡江湖的罗永浩一起,在报纸上登广告,帮批发市场赚了二十多万,自己拿到两万块的提成。

李笑来没要现金,而是在批发市场里选了个位置不错的柜台,卖电脑组装件。1997 年,生意人李笑来做到了金鹰板卡东北地区总代理,有了一些积蓄,不巧父亲一场重病,钱又花光了。

最后罗永浩给李笑来指了条明路,去新东方当老师。罗永浩之前跟李笑来倒腾过一阵子电脑配件,还是没赚到钱,于是苦学了一段时间英语,还在简历里说自己当过一段时间传销讲师,顺利入职新东方。不过后来跟罗振宇访谈的时候他澄清,其实是吹牛,没讲过。在新东方里,还没过 30 岁的罗永浩被人喊作老罗,凭借一套老罗语录,成了网络红人。

和罗永浩当时试讲三次才通过不同,李笑来一次就过关了,还在学生打分环节拿到全校最高分。所以现在李笑来在得到上开个专栏,轻轻松松就能卖几千万,他有这个底子。

但真正让李笑来通往财富自由之路的,还是比特币。

2011 年,罗永浩忙着在电影里打自己的脸、在微博上砸别人的冰箱时,李笑来悄悄买了几万个比特币,当时比特币的价格刚过 1 美元。

两年后比特币涨到几千块钱,李笑来靠这个看不见摸不到的玩意,彻底实现了财务自由。他接受央视采访,说自己有六位数的比特币,一举成为币圈膜拜的对象,四大天王之首。

从此,李笑来的身边围绕了不少散户,不过那些听李笑来话的散户,多半没赚到钱。比特币在 2013 年底涨到了高点 8000 块,李笑来写了篇《握住你的比特币》,结果比特币一路跌到了 2000 块,割肉赔钱的人纷纷跑去骂李笑来。后来李笑来说“这一轮下跌远未结束”,结果比特币一波反弹涨了回去,没能抄底的人也跑去骂李笑来。

李笑来不会像罗永浩那样,赤膊上阵,跟黑子们去直播辩论。他尽量输出平和的态度,既说过“我从第一天就觉得比特币靠谱”,也说过“比特币风险很高,大家要慎重”,倒是反衬出市场的浮躁了。

罗永浩称自己是理想主义者,为此他拍微电影、在全国巡回演讲,给自己坐实了这个设定,成立了锤子科技。但当年气势汹汹要颠覆手机行业的锤科,如今也去搞人工智能了。

李笑来则说自己是”比特币脑残粉“,买比特币只为投身一场伟大的社会实验,不计较一时的涨跌。李笑来有次发帖说自己“半夜被一泡尿憋醒”,看了眼手机,发现比特币一晚上就涨了 800 块,感叹“世界疯了”。有人回复:“没想到笑来老师也盯盘啊。”

今年坚果 pro 发布会,你们都知道老罗走心了,说了些煽情的话。可是币圈的公众号都在转发什么呢?“罗永浩发布会哽咽时,他的好友李笑来凭空赚了两亿”。当时比特币冲上了一万元大关,熬过了 2015 年的寒冬,币圈上下无不兴高采烈,也因此口不择言,承认了这钱是大风刮来的。

币圈大 V 普遍学习了这种在理想和投机之前一键切换的技能。同样靠比特币当上天使投资人的宋欢平,有一次和李笑来等人喝到微醺,发了条微博:“所有大 V 脱了衣服都一样……其实大家都是孩子,央行你牛,我们怕,我们就喝酒吃肉,你别拦着我们。”

那是 2014 年 3 月,央行禁止银行为比特币交易平台提供服务,许多人感觉世界末日到了。

但央妈转了一圈就走了,于是币圈继续喧嚣着。看着攥着大把比特币的人可以喝酒吃肉,眼红的人觉得再炒出一个“比特币”似乎也不是很难。于是山寨币蜂拥而至,互相抄一下代码,就诞生了“质数币”、“夸克币”、“元宝币”、“苹果币”等几十种数字货币。他们大多在 15 年的比特币暴跌中销声匿迹了,留下了许多血本无归的炒币者。

以太坊刚出来的时候,炒币者们只是觉得,这是又一个来骗钱的山寨币罢了。

03

维塔利克·布特林是个 90 后,李笑来帮批发市场招商那年,他出生在了俄罗斯。6 岁就随父母移民加拿大的他,在 2011 年开始为《比特币周刊》工作,那时他才 17 岁,是个天才程序员。

但维塔利克说自己不是一个比特币信徒。他挖过几枚比特币,还用它们买了一件 T 恤,现在这件早就被他扔掉的 T 恤已经价值十几万块了。

2013 年 10 月,比特币涨到了几百美元,与此同时,使用比特币进行交易的暗网黑市”丝绸之路”被 FBI 捣毁,“比特币洗钱”的议论此起彼伏。维塔利克看到了比特币的成功,也看到了比特币的局限。年末,他创立了以太坊。

比特币伴随着新的区块产生,区块内记录比特币的交易信息,区块之间通过链相互沟通,形成区块链。但只用来运行比特币程序,对于区块链来说是一种极大的浪费,就好比大家都住在了地基里,没人想着去盖房子。

以太坊则是一个基于区块链的智能合约平台,是区块链上的安卓系统。任何人都可以使用以太坊的服务,在以太坊系统上开发应用。现在,以太坊改造后的地基上,已经有 200 多座应用大厦被搭建起来。

2014 年 5 月,维塔利克第一次来中国,是要参加北京的比特币峰会,而这个峰会的主席正是李笑来。维塔利克说自己在中国“只看到了矿工和交易所,没什么有趣的。”

就在这次峰会上,李笑来还让大家“Keep Mining”、“买个矿机放在那里开着,哪怕挖不出币来,这是一种姿态”。

确实,两年间比特币网络的算力涨了 1.2 万倍,大部分人最后都只剩下姿态了。曾经控制了全网 30% 算力的烤猫,被稀释到 1% 都不剩,黯然退场,一同离开的还有许多个体户矿工。在这个中国比特币的迷惘年代,李笑来也说“不要和周期对着干”,闲下来写了一篇《写给女性的性高潮指南》,广受女青年好评。

2015 年 10 月,维塔利克再来中国时,峰会的主题已经从比特币变成了区块链,为此他专门学会了中文,在会议上不再需要翻译。

不过这次的峰会上没有李笑来的身影。面对区块链,那时的李笑来似乎并不很感兴趣。他在 2015 年 12 月的《比特币世界简明生存指南》里说:“在我眼里根本不存在什么区块链技术,这个概念太扯淡了” 。文章主要还是在教大家怎么炒币,以及推广自己门票 999 元的私密群。

结果这边李笑来刚说完,国务院的十三五规划里,区块链就被列为了重要发展方向。杭州市在西湖区建了个区块链产业园钱江西溪和景,与浙江大学隔山相望。鲁冠球的万向要在七年里投资 2000 亿,和以太坊合作,在萧山建一个创新聚能城,城里全都得用区块链技术。

今年 3 月,微软、英特尔和摩根大通等几十家巨头成立了以太坊企业联盟,联合开发基于以太坊的企业级区块链项目。就算是不关心区块链的人,也感受到了矿工们的热情,用来挖以太币的显卡纷纷涨价,甚至有人在代工厂门口高价抢货。

就连普京都亲自接见了维塔利克,希望能和以太坊密切合作。看起来应该很靠谱了,虽然普京有一个不良记录,他还见过贾跃亭。

其实李笑来当年未必真的不看好区块链。可一旦承认了区块链的重要意义,比特币的地位就从一个改变世界的发明,变成了一个为区块链探路的试验品。李笑来毕竟自封过“比特币脑残粉”,可能抹不开面子,但也错失了第一波风口。

不过他和另一个天才程序员 BM 私交甚好,而 BM 当时已经在做区块链社交平台 Steemit 了。这个项目市值最高的时候接近四亿美元,在 2016 年初,跟知乎的估值不相上下。李笑来后来还说过,Steemit 的点子,是他给 BM 打电话的时候告诉后者的。

知恩图报的 BM 给了李笑来回到风口的机会。普京接见维塔利克时,BM 刚好带着区块链项目 EOS 跑到北京来找李笑来。这次李笑来不再觉得区块链是扯淡了,他没有犹豫,表示“要多少钱你们尽管开价”。

BM 和维塔利克是老对手。当年 BM 做了一个号称“比特币 2.0”的比特股,李笑来还参与了投资。结果比特股被维塔利克抓出不少 BUG,BM 只好低头认错进行修改,用的还是以太坊的解决方案。两人也因此结下了梁子,之后 BM 经常对维塔利克的以太坊说三道四。

这次 BM 拿出的 EOS,则是“以太坊 2.0”,宣称能解决以太坊存在的问题,取代以太坊的地位。为了表示他们的信心,EOS 发起了一场不设上限的 ICO。

ICO,首次代币发行,本质上就是用数字代币来众筹,从而发行新的数字代币。它对标金融市场的 IPO,只是把中间的 Public 换成了 Coin。ICO 避免了用法定货币进行融资的法律问题,本身是个好的孵化模式,以太坊就是靠 ICO 的三千万美元做起来的。

但有了 ICO 之后,圈钱就更容易了。当初做山寨币的骗子,还要抄抄代码,至少得让程序运行起来。如今只要建个网站个抄白皮书,钱就先到账了,至于将来新代币上线交易之后的价值几何,或者到底做不做这个东西,那就不知道了。

更普遍的做法是,在新代币上线交易之后想办法拉一波价格,吸引更多人投资,然后伺机套现,只剩下那些闻风而来但为时已晚的韭菜们,被割得干干净净。

国内有个很热门的 ICO 项目叫量子链,在白皮书里说自己“完美地结合了比特币和以太坊的优点”,李笑来也投了它,它通过 ICO 募集了 2200 万。

但很快,有人发现量子链的程序代码,不过是把比特币、以太坊和点点链三份开源代码放在了一起而已,代码是完美结合了,但程序跑不跑得动还不知道。于是有人开始怀疑,还有人写了《珍爱智商,远离“区块链”》这样的文章讨伐。

04

币圈里有人讲过这么一个段子:

李笑来有很多好想法,而他最好的想法永远是下一发;BM 有很好的技术,而他最好的技术会用在下一个项目。

BM 这些年,做着做着比特股,跑去做 Steemit 了;一边做着 Steemit,又开始做 EOS 了。从“比特币 2.0”到“区块链社交”再到“以太坊 2.0”,每次他提出的都是行业内最好的概念,却从来没做出像以太坊这样真正让人服气的项目。这些项目背后大多都有李笑来的投资。

李笑来这些年投资或参与的项目,也大多保持虎头蛇尾的良好家风。最早投资烤猫,说烤猫是比特币世界里唯一值得投资的股票,之后烤猫崩了。后来帮朋友赵东的矿机站台,说“早知道赵东要做矿机,就不会有去年杨曜睿的事儿了”,后来赵东的矿机没做成,隔了一阵子才退款,也因此有人觉得他们空手套白狼。

2014 年数字货币交易火的时候,他投了比特沙和币付宝,还都挂上联合创始人的名字,夸比特沙是“比特币世界里唯一一个真正意义的银行”,希望通过币付宝“让更多人参与到比特币世界里来”。而就在 EOS 的 ICO 热火朝天的时候,比特沙和币付宝的官网悄悄挂上了停运公告,公告里还不忘引导用户去关注李笑来的新项目“INBlockchain”。

从造币时代到 ICO 时代,李笑来投资或参与过大大小小非常多的项目,但就是漏掉了最有价值的以太坊。

他在上个月一次分享里提到自己当初为什么不看好以太坊,说是因为它违背了他个人遵循的设计原则,“我比较抵触一个去中心化的项目以中心化的方式运营”。但他也承认,这是他少数“握不住的资产”。如果当初他投了以太坊,他在区块链圈可能就不会有这么多争议了。

所以当他现在积极投身 ICO 浪潮,推 EOS 和 Pressone 的时候,币圈的玩家当然也可能会担心这是他又一波高开低走的操作。

EOS 可以说是“李笑来最新的想法和 BM 最新的技术”又一次火花四溅的碰撞。它的 ICO 规则很有特色。

一般的 ICO,众筹币与新币的兑换比例是固定的,会在项目说明中说明。但 EOS 的 ICO 过程中,每天发放的 EOS 币数量是固定的,如果当天参与众筹的人越多,每个人分到的 EOS 币就会被稀释地越厉害,EOS 币的价格就会越来越高。而且它的 ICO 是不设上限的,一般的 ICO 都会有一个众筹上限目标额。

那么 EOS 到底能不能取代以太坊呢?目前 EOS 上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应用,是李笑来自己的项目 Pressone。

李笑来说他要靠 Pressone“重建整个互联网”,但这个项目不提供白皮书,一年以后才会发布。这意味着一年以内没人能清楚知道它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只能闭着眼投,投进去的钱在一年之内也无法套现。

即便是这么苛刻的规则,Pressone 发售新币种 PRS 币的 ICO 过程中,开始 4 个小时就已经入账价值 4.7 个亿的数字代币,不到三天就达成了 2 亿美元的众筹目标。而且 Pressone 最先公布接受的代币是 EOS,这拉动了人们购买 EOS 币的需求,也让后者增值了。

也就是说,一个连白皮书都没有的项目,筹得了价值 2 亿美元的代币,还顺带帮李笑来所投资的 EOS 涨了值。如果,我是说如果,一年后新币上线交易的时候,团队再用当初收回来的 BTC 和 EOS 拉拉盘子,等更多投机者或者对风险理解不深刻的散户到位,再找机会高位套现,离场,留下一波被割剩渣渣的韭菜,之后团队还可以继续开发第三个新币种,允许用 EOS 和 PRS 认购……

听起来是不是很庞氏?

当然,这只是如果。

这个事情的风险不是李笑来做才有的。本质上所有的 ICO,如果有意为之,都可以被设计成一个精美的庞氏骗局。

也有不少人一边骂着李笑来,一边给 EOS 和 Pressone 或者其他 ICO 送着钱。他们不是傻,而是自信,相信自己能在高风险之下获益,哪怕割韭菜也割不到自己头上。要知道当时出了抄代码丑闻的量子链,在后来正式开放交易之后,不到十天价钱就翻了一倍。

平心而论,李笑来团队的能力和背书,绝对是这一波区块链潮里的佼佼者了。而且李笑来从来不宣扬自己的项目稳赚不赔,反倒经常提醒大家“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但如果这个行业真的破裂了,李笑来作为比特币和区块链的 icon,被推上风口浪尖的机会也是很大的。

去年大爷大妈们被 P2P 割了一波韭菜。东虹桥金融跑路之后,被骂得最惨的却不是背后进行运作的公司,而是代言人黄晓明,“我是你的粉丝,因为相信你才买的,你得给我赔钱!” 上周日郎咸平在台州演讲,结束后被一群“泛亚诈骗事件”的受害者围追堵截,扭送派出所,只因为当年他给泛亚站过台。

李笑来还有名声和地位的包袱,圈内做的比他野的人多的是。听说现在已经有大妈买菜路上被拉去听区块链的路演,握着手上“一周翻 30 倍”的小广告去银行取钱参加 ICO,这些人可不会仔细看李笑来那篇《区块链世界简明生存指南》。

但等到他们上了当,赔了钱,回过头想找个人骂的时候,也只能找到李笑来:你当初开口的时候,我还以为你是个老江湖呢!

中国散户真的很严格。

扫码关注粹客网微信公众号,每日推送更多精彩资讯,随时随地关注业界最新动态
互联网冷知识、故事会、黑话大全。微信公众号ID:laodaoxx

热门评论

Copyright © 2015-2016 粹客网 | 广州市彼利熊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粤ICP备15096117号)